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有點餘悸猶存。

前一陣子的某週六晚上,因為細故和 J老爺爭吵,我悶著氣,不想再跟他有進一步的交談,因為氣頭上的兩個人,說的話會很衝,而且用詞也會很難聽。隔天一早,當我躺在床上還半夢半醒的時候,聽到老爺起床去洗澡的聲音。

一會,傳來了沐浴的沖水聲,就如同平日一般。沒多久,突然聽到一聲『碰』,接著只有水不斷流下來的聲音,跟平日一邊洗澡一邊沖水的聲音不一樣。我稍微楞了一下,懷疑J老爺是否發生什麼事了?不過一方面因為還在生悶氣,另一方面覺得自己也許太敏感,如果真有事,J老爺應該會叫我。

我靜靜的留意了約莫2分鐘左右,沒多久,再次的聽到浴室傳來J老爺沖澡的聲音,看來,是我自己太過敏了。而且,J老爺出來後,看起來也沒啥事情,他一言不發的穿好衣服出門去,我則是留在家裏,這期間,我們還是不說話。

雖然我們盡量做到吵架不吵過隔夜,有問題當天溝通,當天解決。不過,那天因為兩人火氣都太大,因而作罷。就在當天下午,我進浴室準備沖澡,赫然發現,怎麼牆壁上的肥皂架(陶瓷做的)竟然破了一半?我突然想到早上的那個聲音,應該是J老爺弄破的。可是,到底是怎樣弄的?

下午,當J老爺回家後,我們將引起吵架的原因好好的溝通了一番,終於雨過天晴。

S: 對了,浴室的肥皂架,怎麼會破了?
J: 早上我不是去洗澡嗎?因為前天晚上太晚睡,結果頭還暈暈的,當我低頭洗完頭髮後,準備抬頭時,整個頭撞上肥皂架,結果我一暈,整個人昏過去。後來自己被水沖醒,我才慢慢的爬起來。
S: 天啊!還好你沒事。你怎麼不叫我?
J: 我那時候已經暈倒了,怎麼叫你?
S: 難怪那時候我有聽到一聲『碰』。
J: 你有聽到還不進來看我發生什麼事了?!
S: 我以為我聽錯了。後來你出來後也沒什麼事,所以也沒問你。
J: 你看我這裡(指著頭)已經腫了一塊。
S: 真的ㄟ,對不起啦,下次我會多注意的。

經過這次的意外,讓我發現就算在怎麼生氣,還是要多關心對方,重點是,當查覺不對勁的時候,寧願相信自己敏感,去查看哪裡不對,也不要錯過了那一絲緊訊。

我很慶幸,J老爺沒事,否則我會愧疚一輩子的。重點是,他是我愛的人!

PO張他弄壞的肥皂架來瞧瞧,看看他的頭有多厲害啊~


桑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