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小真為 C。

在班上,小真始終是我們班的班長,也是老師的得意門生,能夠有這樣的好友,自己也覺得與有榮焉。只要我被欺負,小真一定是第一個跳出來保護我的人。

小真,皮膚黝黑,長得比同儕的人還略高,身材也稍微圓潤,孔武有力,聲音也不小,算來不是那種淑女型。因為敢言,功課又好,加上有點俠女風範,所以班上的同學對他總是保持著一分敬畏。

有天下課時間,大家在走廊玩耍,我有事想要下樓,因為教室當時是在四樓,就在我下樓梯的時候,冷不防被後面的同學給推了一把,到現在,我還是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以及是否故意的?我連人帶滾的就這樣直接摔倒在4樓和3樓的轉接處,當時快的讓我來不及反應,等我想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,才發現,自己的腳踝扭傷了,無法走動。

我當時放聲大哭,一方面是因為腳痛,另一方面則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。

就在我坐在那裡哭的時候,我看到了小真。他快速的朝我跑過來,問我怎麼了。當我告訴他原因後,小真二話不說的馬上背我去醫務室。沒錯!當時我真的不知道小真哪來的力氣,可以這樣背著我爬樓梯,印象中,醫務室離我們教室有一段距離。當小真背著我的時候,我看著他,腳突然不覺得痛了,心裡頓時安心了起來,因為小真給了我安全感。

一路上,小真只是默默的背著我走,很難想像,小學生背小學生吧。那時候,我也算瘦小,還不至於太重,只不過這幕記憶,真的很深刻。到現在我還忘不了小真背著我的背影。到了醫務室,腳已經腫大,無法走路,必須要通知家長來接回家休息。而那時候我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,沒辦法馬上來接我回去,所以我只得留在醫務室,等著放學。

小真因為還要回去教室上課,也要向老師報告,所以不能陪我在那裡。等他離開後,我記得護士好像稱讚小真,說他竟然可以這樣背著我過來之類的話。從那天起,小真就負責照顧我,而我,對他只有滿心的感謝。到了放學時間,班導---王文宏老師,就背著我下樓,然後用摩托車載我回家。

我到現在永遠記得回家路上,被投以多少羨慕的眼光。因為,我竟然可以被老師親自送回家,而且,還是坐摩托車哩。在當時,能夠坐摩托車算是一件很偉大、了不起的事呢!重要的是,王文宏老師從我受傷那天起,只要我老爸沒空,他就會負責背我上下樓和接送回家,所以那陣子我著實風光了一會呢!

後來的那些日子,我記得老爸負責送我上、下學,每次坐在老爸的摩托車上,沿路看到路上那些小朋友的羨慕眼神,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。當我到了學校,老爸背著我一步一步的上樓,到了教室後,把我放在我的座位上後,吩咐我要乖乖的,然後離去。我到現在,依然記得老爸寬闊的肩膀,以及爬樓梯時喘氣的聲音。

放學,當老師看我老爸還沒來時,就會背著我下樓,然後到門口等老爸來接我回家。我一樣記得,王老師身上的香味,有一種淡淡的味道,也許是沐浴乳或是洗衣精的味道吧?那時候還小,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啥味道,反正,就是很清淡的香味,當然,不是那種女人香喔!

王老師的模樣,到現在我還記得清楚。濃眉、大眼,向右分的髮型,瘦削的臉,身材不算壯,是屬於那種瘦高型的。一臉的書生樣,斯文。因為長得不難看,所以很受歡迎。現在回想起來,他那時候也許才25歲左右吧?而會這樣記得他,一樣是,他是我的恩人。就像小真一樣。

因為他們,在我幼小的記憶中,是個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在治療腳傷得過程中,也是我這輩子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。因為老爸有認識的朋友會治療腳傷,所以每天老爸幾乎都會載著我到台北去找他朋友,然後泡藥水。第一天,我哭得最慘。因為要把扭傷的腳給橋回來,所以得動用到數個大人把我給壓住,才不會讓我因為拒絕或是疼痛而亂動。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,實在令人難忘。

度過了第一天的治療,我帶著恐懼的心回家,心想,我不要再來了。不過,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。隔天,老爸硬押著我到他朋友那裡,然後將我的腳泡在一大缸熱騰騰的水裡,我只記得,那缸水裡面,有各種藥材,還有很難聞的味道,而我必須要將腳泡在裡面,等到他們說可以拿出來為止。就這樣,老爸不辭辛勞的帶我往返台北,還要工作,我知道,他很辛苦。

後來,我的腳好了,不過,我的左腳踝,卻比我的右腳踝還大,直到現在還是一樣。不管是穿鞋子或是高跟鞋還是運動鞋,只要在左腳踝的部份,我就是會去摩擦到鞋緣,可是,這已經是無法治療的了。慶幸的是,我沒有風濕痛,並不會因為骨頭受傷後,只要變天就會酸痛,也該感謝那時候的泡藥水的成效吧!

話說回來,小真是個很忙的小孩。

怎說?因為他每天有補不完的習。不是要補功課,就是要補鋼琴,要不就是補珠算、心算還是其他拉拉雜雜的才藝課。當我下課後,和其他朋友玩在一起,就會看到他又背著書包出門去。我那時候很同情他,因為他根本沒有玩的時間。而我也因為前幾次到他家被嚇到的經驗後,就很少再去了。雖然只是在隔壁而已。

我曾看過小真露出無奈的表情,他也告訴過我,他不想去。可是,不去,就會被打。我不知道他的父母怎麼想,也許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,是每個做父母的心情,可是這樣抹煞小孩的童年,難道一點都不可惜?童年只有一次,過了就沒了。

後來,因為老爸工作的關係,我們要搬家,老爸帶著我到學校辦轉學手續,我只記得,那時候我很捨不得班上的同學,更捨不得小真和 小旬(H),大家哭成一團,然後我們約好,一定要保持聯絡,看著王老師,小真和小旬,我最捨不得的,就是他們了。


(待續)

桑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