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之後,陸續的和小旬有書信上的往返,至於小真,則是沒有過。

想當然啦,他那麼忙,一天24小時,真正屬於他自己的時間恐怕只有睡覺的時候了。其他時間,我想,大約是疲於奔命吧?也或許,小真說不定早已樂在其中了。就像人家說的:久了,就會做出興趣來了。

後來,隨著長大,要面對的事情更多,例如:功課壓力。所以,我們接觸的機會越來越少,見面的次數也一次比一次少。

某天,我們在電話中確定要見面的日子,由我老爸去板橋接他們到台北的家來,為了這一天,我高興許久。盼啊盼的,終於看到老爸的車子朝家裏的方向而來,接著,看到兩個熟悉的人影~小真和小旬。

我馬上衝到門邊去歡迎他們,3 人見面特別開心,免不了一陣嘰嘰喳喳的。玩了一整個下午,就在接近傍晚的時候,意想不到的人竟然出現在我家.........原來
,是小真的爸爸!

小真的爸爸沉著一張臉,見到小真就破口大罵,大概是說不讀書跑來這裡玩之類的。怪了,明明老爸去接他的時候,已經徵得小真媽媽的同意了,為啥此刻小真的爸爸竟然一副要吃掉人的感覺?而小真呢?當然是不敢說話,小旬在一旁也沈默不語。這時候,我老爸出來打圓場,沒想到,竟然被小真的爸給碰了一鼻子灰。

「小孩子出來玩沒有關係,何況小真平常已經很用功了,再說,他們3 個人也很久沒見面了,都是好朋友,別這樣啦!」老爸笑笑的對著小真的爸說。

「我現在就要帶他回家,竟然跑出來玩。回家之後,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下。」小真的爸怒氣沖沖的回答,並且不領情。

我們那時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真被他被帶回家,而老爸由於不放心小真,所以也跟著他們一起回去。當然,小旬也提早回家了。被小真的爸爸這樣一鬧,原本愉快的氣氛,蕩然無存。我那時候很擔心小真回家後的情形,不過想說老爸跟著他們一起回去,應該會比較好一些吧?

結果當天晚上,老爸回家後,一臉怒氣。

「太過分了,他(小真爸)回家後,竟然真的當著我的面打小真,絲毫不給我一點面子,我已經替小真求情了,他還是照打。」老爸越說越生氣。

「結果他老婆也被罵,說什麼沒有經過他的同意,就讓小真出去玩。真是莫名其妙,難道真的這麼看不起我們家?有錢人就了不起?」的確,小真的爸在他們家附近是出名的勢利眼。也難怪老爸會這樣說。

從那次之後,小真在也沒出現過在我家。而老爸和小真的爸,也從那次之後,幾乎不在聯絡。反而是我和小旬,會藉著寫信或是打電話來間接關心小真的情形。

小旬那天回家,倒是安然無事,雖然我們家和他們兩家比較起來,家境算是普普,而小旬的爸至少不至於像小真的爸那樣勢利眼和現實,至少做人也比較婉轉一點,所以,我們家和小旬家的互動反而比較好。

直到我們升上國中後的某一天,小真的爸爸突然來訪。

不過,他坐沒多久就離去,我事後問了老爸和老媽,小真爸怎麼會突然大駕光臨?

「他是看我們現在在這裡生意做的不錯,所以想要和我們合作。」「不過,我沒有答應。」老爸不以為意的說。

想也知道,是因為之前發生的要人事件,讓老爸記憶猶新,那種備受污辱的感覺,實在很難令人釋懷。

「他那種自以為是,還目中無人的態度,毫不念在我們是老鄰居的分上,我已經好說歹說的要他別打小孩,他竟然一點情面都不給。現在,知道我們家生意做的不錯了,才要來找我們幫忙,太現實了。如果真的跟他合作,還要提心吊膽,算了!」老爸難掩當初被羞辱的感覺,淡淡的做個結論。

後來我間接的知道,好像是小真家的生意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的好了。

總之,從那之後,我幾乎和小真斷了聯絡。不過,我心理始終一直有他的存在。也一直掛念著這位老朋友。

就這樣過了幾年,間接的還是有他們兩個的消息。不過,也是偶一為之了。

「你知道嗎?小真他考上北一女了!而且,聽說還是那年北一女的最高分考進去的喔!」老媽帶著羨慕的口吻轉述。

我知道,小真他有這樣的能耐,能考上全台有名的女校並不出乎意料之外,不過,能夠是當年以最高分考進去,倒是很令我驚訝就是。不過,我衷心替他高興,也聽說小真的父母還為此大請宴客呢!當然囉,能有這樣的女兒,誰不驕傲?

日子一天一天的過,我和小旬也越來越少聯絡,也許是長大了,各自有不同的生活圈了,所以,這樣的小時情誼也慢慢的消失了............

某天,在我就讀的學校,竟然意外的收到一封我絕對想像不到的信。

我那時候為了擺脫從小到大一直在家的枷鎖,想要學習獨立,所以,在聯考時,我選擇了台中的考區。而且我報考的學校都以中部為主,就是不讓自己有退路。幸運的,考上了中部的學校。

看著手上同學轉交給我的信,誰會寫信給我?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信看。

是小真!!!

可是,小真竟然知道我讀哪?還寫信給我?

信的內容大約如下:

X X :

我想,當你看到這封信,一定很驚訝吧!我怎麼會知道你在哪讀書吧?哈哈,我是打電話問你家人才知道的啦。你應該沒忘記我吧?我是小真。好久不見了,不知道你過的如何?

(中間省略不說)

對了,我跟你說,我現在中山大學讀書,沒想到我會離家這麼遠吧?我也是經過一番抗戰才成功的喔!現在我很享受自己的生活,有空歡迎你來這裡找我。


小真



坦白說,我真的有點傻眼。不過,卻是異常高興。沒想到事隔這麼多年,他竟然還記得我。

我當天就回信給小真了,不過,卻沒有收到他的回信。我每天都期待能夠有他的消息,可是,一天一天的失望,我想,也許他忙吧?

日子就這樣又過了,直到我畢業,都沒有收到任何小真的信。

後來,出了社會,開始上班,那時候我還是繼續待在台中。

猶記得某天的下午.........

「聽說小真不見了!」老媽在電話那頭,用著惋惜的口氣說著。

「什麼意思?不見了?」我一頭霧水。

「我聽說小真前陣子和人家跟團出國,結果再也沒回來了!」聽的出來,老媽也很難過。

「怎麼會這樣?出國?人呢?」我很緊張的問。

「不知道啊,有很多不同的說法,有的人說小真和男朋友私奔了,有人說,他被人蛇集團賣了。」老媽轉述的說著。

「和男朋友私奔?」我不太相信他會這樣做。

「是啊,聽說小真的男朋友好像不被他家人接受,所以他們約好在外國見面,然後就不回台灣了。」「不過,也有人說,小真可能跟團出去,結果出去玩的時候,被人蛇集團控制,可能被捉去賣了。」老媽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惋惜。

「那人呢?找到沒?現在有沒有消息?」我越聽越難過。

「沒有,小真的爸媽也一直拼命在找。聽說他爸爸因為這樣而花了很多錢在找人,結果好像太過傷心,一下子老了很多。」老媽說著。

掛上電話,我忍不住的哭了。

我哭,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好朋友,竟然平白無故的消失了。小時後的記憶慢慢的浮現,我只記得,小真背我的那一幕,心中無故的痛了起來。我真的很捨不得這樣的青梅竹馬。小真是這樣的聰明,這樣的令人驕傲。為什麼?為甚麼?我忍不著這樣問。

後來,消息陸續傳來,幾乎都是凶多吉少,小真就像是憑空消失一樣,再也沒出現過。

而小真的父母,用盡各種方法找人,也在報紙刊登尋人啟事,不過,始終沒有下落。聽說因為這樣,幾乎耗掉他們家的錢,卻是一無所獲。

最後,我知道的消息是,那幾年為了找小真,小真的爸爸傷心去世,而小真的媽媽一手扛起家計和照顧小孩,雖然他們都已經長大,不過,也都在讀書階段。小真的媽也在那幾年內蒼老許多,最後也搞到身體不好。後來,因為一直沒有消息,最後也放棄找人了。

事隔好幾年了,想想,10年有了吧,想來還是會難過和不捨。以前每想到一次小真,我就掉淚一次,現在雖然已經不會在哭了,可是,總覺得記憶的某一部份似乎有個缺口,而那個缺口,是因為小真的消失.........

我相信小真不可能狠下心不管家人死活,更不相信在他父親過世時也沒出現,他不是這樣的人,可是,我更不願意相信另一個猜測。

小真,如果你有看到我的文章,不管你在哪,我只想告訴你,我一直記得你。小時後的回憶,雖然我記得不多,可是,對於你和小旬,卻是我印象最深刻的。你一直是我崇拜的對象,也是我的恩人。我的心裡,始終有一塊小地方是屬於你的。我真的很希望,無論你在哪,都要快樂喔!

僅以此獻給小真

桑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