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穿這樣會不會冷?」早上進教室後,我在 ju的旁邊坐下來後,問他。

ju 笑而不答。但我看得出來他很冷。那麼薄的一件外套。

「我帶了一件我自己的外套給你,你看看喜不喜歡?」我一邊說,一邊拿出我的外套給他看。ju 聽了之後,很驚訝的看著我手上的外套。「這是要給我的嘛?」他有點不敢置信的問我,不過,看得出來他很高興,因為他帶著靦腆的笑問我。

「是啊,這件外套是新的,我還沒穿過,不過,現在是你的了。」我將外套遞給 ju 。

ju 接過外套後,很高興的看著它。「你現在可以把你身上的外套脫下來,換上這件外套,至少會比較溫暖。」我在碰到 ju 冰冷得手後,我希望她能趕快換上厚一點的外套。ju 很不好意思卻又開心的換上我給他的外套,然後將他薄的外套收起來,放到背包裡。

「桑妮,你人真的很好!」ju 靦腆的對我說這樣的一句話。

其實,這樣就夠了。我要的,也只是希望他能夠開心。

ju ,一個來自泰國的年輕女孩,只有 19歲,他現在和外公、外婆住在一起,而他的家人都在泰國。所以,也算是離鄉背井。ju 似乎也沒什麼錢,他的錢好像都是靠外公和外婆給的,而真正說起來,ju 的外公外婆是他堂兄弟的,所以並非他真正的直系血親。

昨天和 ju 利用下客時間到外面的mall去買筆記本時,看到他縮成一團,我忍不住問他:「你不會冷嗎?」

「會啊,可是我沒有厚的外套。」「你沒帶來澳洲?」我不敢相信他竟然沒厚的外套!特別是這裡的冬天真的會冷到讓人受不了,因為溫度大約只有10度左右。

「沒有,因為我不知道澳洲會這麼冷!」ju 帶著一貫的笑臉說。

「你怎麼不去買一件?」我好奇的問。

「因為我沒錢啊,等我有錢的時候,我就會去買了。」ju 縮著身體這樣說。

「你可以請你父母從泰國幫你寄衣服過來啊!」我建議。

「不可能啊,因為運費太貴了,而且我父母也不會寄。」ju 說。

我沒有再說什麼,可是當下我決定,我想幫他。

回到家後,我開始翻衣櫥,看看裡面有啥外套是可以給他穿的。後來發現一件我從台灣帶來的外套,我至今都還沒穿過。

「要把這件給他嘛?」我開始動搖,因為這件外套是全新的。捨不得的心情已經大於同情心。

不過,最後我還是決定將他拿出來,送給 ju 。

因為,我不缺這一件外套,而且如果一直放在衣櫥裡,我又幾乎不穿,那麼這件外套對我來說,講難聽點,就是「廢物」,可是,如果我將它送給 ju,那麼它就變成了「寶物」,因為 ju 很需要它。

其實,當我決定要把外套給 ju 的時候,心裡會掙扎是因為「不捨」。我捨不得將漂亮的外套送他,也捨不得大老遠從台灣帶來的外套就這樣轉手讓人,更捨不得我少了一件外套。這時候,我滿心想的,在意的,就只是「即將失去的」。而這個就蒙蔽了我內心的天使,讓我開始動搖,也許,我該繼續保有這件衣服。

可是,我很清楚的知道,ju 比我更需要這件外套。如果我只是因為「不捨」,而打消了送他外套的念頭,那麼, ju 還得繼續在這麼冷的天氣裡,繼續受凍,雖然這不關我的事,可是,因為我的一念之間,他可以得到溫暖或是繼續受凍,卻會大大的影響我的心情。我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自私,而讓一個年輕女孩每天要過這樣的日子,一直到他有錢買外套或是天氣變熱。

施比受更有福。

我一直很認同這句話,更加珍惜我現在所有的。因為我有能力可以「給」出去,而不是被動的「接受」。

當我將手上的外套轉交給 ju ,並且看到他穿上外套所露出來的笑容時,我知道,「不捨」已經離我而去。取而代之的,是開心。當下,我心理想的,只有「我得到什麼」而已。是的,我得到一個開心的笑容,我得到一個被溫暖包住的 ju 。在那一刻,我竟然沒有任何的不捨之情,我反而覺得 ju 他比我更適合那件外套。

如果我不需要,而有人需要,那麼我為何要執意擁有它?一點意義都沒有。可是,相反地,將對你沒意義的東西,送給需要他的人,那麼,那件東西將會變成價值非凡。

在取捨之間,我們常常會掙扎,理智和感情交互矛盾,到底是要,還不要?很難決定。可是,當你一旦下定決心,並且去做的時候,你會發現,其實跨出了那一步,後面的就很簡單了。

當 ju 穿上衣服後,我又拿了一條新的圍巾給他。

「這也是給你的。」我將圍巾遞給 ju,說著。

「真的?這也是要給我的?」ju 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問我。

「是啊,如果你喜歡的話,就收下吧。」ju 接過圍巾,很高興的一直看著它。然後,再將它放進背包裡。「我回家的時候再戴,現在在教室不需要。」ju 解釋著。

「沒關係,你想什麼時候戴都行。」我笑笑的說。

其實,我並不期望 ju 會給我一個痛哭流涕的表情,或是一個溫暖的擁抱,甚至是道謝連連。這些對我來說都不需要。我看到 ju 臉上充滿開新的表情,以及解決他的難題,這才是我想要的。

ju 是一個安靜不多話的女生,既不虛偽,也不拍馬屁。我就是欣賞他這樣。所以,如我認識的他一樣,他除了一開始的道謝外,並沒有多餘的動作。我知道,這樣就好,否則我也會不喜歡。

今天 ju 有好幾次一直留意他的外套,並且一直摸著,我很高興,他真的喜歡。

對了,中午我拿出乳液擦手的時候(因為太冷,手太乾了),剛好看到 ju 的手,天啊,那是雙已經被凍傷的雙手。皮膚已經呈現乾裂後有點像是一塊一塊結痂之類的硬塊,我趕緊替 ju 也抹上一些。真的很捨不得這樣的一個女孩,太會忍了。冷已經很難受了,何況是凍傷?

此外,我發現他中午幾乎沒吃東西,我也不好意思問太多。剛開始問他,你為啥沒吃午餐的時候,他都笑著說:「我不餓。」後來,我也不問了,因為這樣很尷尬。不過,這個我就幫不上忙了,畢竟,有些事情還是不能插手太多。

有時候,取與捨之間,就看你要的是什麼!如果你老是想著「失去」,那麼你就不會「得到」。

我真的很開心,我能夠為他做些什麼,儘管我們才認識一個多月。


ps.昨天晚上的溫度,只有 8 度。超~冷!

桑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