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沒事了!

前陣子,全家為了老弟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,也累壞了一家人,還好,事情終於結束了.

事情的起因很莫名其妙,老弟也是無辜受害者.以前看新聞的時候,偶爾會有青少年打錯人的事,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也發生在老弟身上.

前幾天晚上老哥打電話給桑妮,在電話中得知老弟被打成重傷急診,桑妮嚇了一大跳,也趕緊通知老爸老媽他們去醫院看老弟的狀況如何.當老哥再電話中跟桑妮說老弟是被一群人(大約有10幾個)毆打時,我除了不捨和難過外,更擔心他的傷勢.

起因是老哥和老弟出門去某個地方辦事情,結果他們看到一個人慌張的跑進來他們待的地方,沒多久老弟看到外面他和老哥停車的地方著火了,老弟為了怕車子爆炸,所以趕緊出去牽車,結果人才走出外面連車都還沒碰到,就被打的暈過去.在那之前,老弟的餘光有看到一群人過來,接著就不醒人事了.

老哥那時候還在忙,以為老弟跑去廁所,因為老弟之前才跟老哥說他要去上個廁所,也沒注意.到後來才發現一群人拿著棍棒,槍和西瓜刀等衝進裡面要找一開始跑進來的人,而且見人就想砍,那時老哥跟他們說他只是來辦事情而已,正要走才躲過一劫.

後來老哥發現老弟怎麼一直不見人影,也看到外面他和老弟的車子正著火,所以趕緊跑去用水滅火,也才注意到地上躺了一個人,結果一看,竟然是老弟.老哥趕緊叫救護車將老弟送到最近的醫院,然後打電話給我.

聽到這裡時,桑妮除了難過更是生氣,那些年輕人不分青紅皂白見人就打,甚至不將人命當命看.因為老弟昏過去後,他們一樣照打,所以才會造成老弟從頭到尾全身是傷.老弟除了頭被磚塊打破頭皮之外,耳朵也被西瓜刀割開1/3,還有肋骨也斷一根,兩腳也被球棒打成淤青,還有右手也斷掉一節,必須要開刀動手術.其他身上的地方不是傷口就是淤青,幾乎被打的很慘.

桑妮搞不懂,怎麼可以有人這麼殘忍?對於已經昏倒的人來說,還是繼續打成這樣,到底是什麼心態?

那幾天,我們除了照顧他之外,警察也來做筆錄和調查事情.後來才知道當天有兩個幫派要橋事情,其中一方以為另一方只會派一個人過來,沒想到當A幫竟然來了十幾二十個人,B他只有一個人,結果當然趕快跑,A幫怎會放過他,所以一群人追著他跑.而那個B竟然好死不死跑到老哥和老弟辦事情的地方想躲,A幫對著那個人丟汽油彈,又好死不死的剛好丟到老哥老弟停車的地方,而老弟又剛好在那個人跑進去的時候出來,所以A幫人以為老弟是他同夥才會痛下毒手.

這一連串的『巧合』,剛好被老弟遇到,我們也只能說他真的運氣不好.

後來警察告訴我們,已經有人自動投案了(因為老哥有請記者朋友出面,怕警察吃案不辦事)之後怎樣我們不想太去在意了,就全權交給警察處理.至少也還我弟一個公道和清白.

但是,桑妮也對於台灣的醫療環境感到失望.

桑妮的大嫂說,當老弟從A醫院轉到B醫院的時候,B醫院的某個醫生竟然說:你們沒有認識的醫生還敢這樣貿然轉過來,也不怕沒有病房.如果你們有認識的醫生,我們就可以幫你們安排好.大嫂說他當下很難堪,因為有種被羞辱的感覺.

這是什麼樣的醫療環境和醫生?醫院不就應該是以病人的受傷程度為關心考量,怎會說這種話?大嫂最氣的是,當這醫生說完之後,還很不屑的對著旁邊的另一個醫生說:這個病人給你,我要走了!然後一走了之,完全沒有當醫生的仁慈之心.難道真的要『塞錢』才能得到基本的尊重嗎?

這種環境讓桑妮很沮喪和難過,怎麼除了社會不安,青少年鬧事亂打人之外,就連醫生也失去了醫德?

現在桑妮只能說,還好老弟福大命大,雖然被打成重傷,至少沒有生命危險,想想看一群人這樣打一個手無吋鐵而且又昏過去不會反手的人,老弟能夠住院一個多星期就出院已經很感謝老天的眷顧了.當然,老弟也年輕,復原至少也比較快.只是,老弟的耳朵和頭在做縫合手術的時候,因為傷到腦部所以不敢打麻醉藥,硬是再老弟清醒的時候縫,雖然有打少量的藥劑,但並沒幫助.老弟的痛可想而知,就如老弟說的:針和線縫過去的感覺都知道!

桑妮寫這出來除了要唾棄那些見人亂打的青少年之外,也覺得這個社會變的很悲哀,怎麼打架鬧事的事件一直層出不窮,而且還有年齡層往下降的案例.此外,也要唾棄那個醫生,對於病人來說,醫生是崇高和直得尊敬的,也是救人的神聖職業,可是怎麼會變成要有關係才能有較好的照顧?雖然檯面下都是這樣,可是看見一個病人傷的這麼嚴重,還可以這樣口說風凉話?

總之,桑妮很高興這次回台灣可以幫上忙,否則在澳洲的話,大概會更傷心和難過,因為那種幫不上忙以及愛莫能助的感覺會讓桑妮更沮喪.至少,可以照顧老弟以及看他從不醒人事的手術房出來到現在的下床走動,還有復原良好的情形下,桑妮很高興能夠為家裡的人付出一些的關懷,這樣就夠了!

pS.老弟昨天出院了!

願大家都平安!

桑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